首页 > 正文

直面病毒 与死神抢夺生命 总台记者独家探访疫情前线插管小组

来源:安顺电视网 | 2020-03-01 01:00

原标题:直面病毒 与死神抢夺生命 总台记者独家探访疫情前线插管小组

如果你在四万多名援武汉的医务工作者中做个调查,哪项治疗最危险?一定会有一个共同的答案:气管插管。当患者的口腔、气管开放的瞬间,病毒会随呼吸喷涌而出,弥漫在医生的面部和全身周围。由于感染风险极大,在经过了多次请求后,武汉协和医院终于同意记者跟踪拍摄。请随我们的镜头,深入污染重区,跟随一支小分队,见证他们的惊心动魄。

△视频:直面病毒 与死神抢夺生命

直面病毒 与死神抢夺生命

对52岁、伴有多种基础疾病和并发症的重症病人进行插管治疗,面临着诸多挑战。

现场负责插管的医生正在给病人提供着氧气,示意麻醉医生可以开始推药。

麻药起效后,插管医生要用最短时间,把喉镜插入,寻找导管进入的空间和位置。这个动作会让病人气道直接开放,从打开病人口腔的那一刻开始,病毒就开始扩散,插管医生要尽可能快地完成全套流程。

一般插管在3到5分钟内完成。但是对于缺氧耐受力差的肺炎重症病人来说,要尽量控制在两分钟之内。

展开全文

=

现场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麻醉科主任陈向东:别动,我看一下她的脉搏氧(饱和度)究竟多少。

记者:哪个指标说明很好了?

陈向东:看一下这个脉搏氧,脉搏氧(饱和度)100%,心率73,心率很规整,非常好。

与主治医生交集之后,插管小组又要赶赴下一个病房。

△独家探访:走进插管小组

即使有危险 也要往前冲

插管的两分钟是直面病毒,但是整个过程却是医生们在用自己的沉着、镇定,专业能力,跟死神的较量。在武汉市协和医院西院的这个插管小组共有16名医生,他们穿梭在住院楼里的每个病区,负责整个病区的所有病人的插管工作。这是一群怎样的医生?

我们是医生 必须往前冲

在医院办公室,我们见到了当天值班的插管医生们。

现场

记者:家人不同意的情况下,怎么说服他们呢?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麻醉科医生聂冰清:我们是医生,这种时候我们不往前冲能怎么办。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麻醉科医生 宋丽敏:这件事我家人听我的。因为我是一名医生能够用自己的专业做些事情,还是让人觉得特别有意义。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麻醉科医生林肯:也没有说不让去,而是跟我说一定要做好防护,我的外婆是个老的妇产科医生,她还在教我怎么做防护。

不做英雄 愿做一名合格医务工作者

在现场记者了解到,这个团队的组建只用了20分钟。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麻醉科主任陈向东:虽然风险很大,我们的大家也很积极,但是我们不想没有科学的精神去做一些无谓的牺牲,我也不想当英雄,我想我们大家当一个非常优秀、负责任、合格的麻醉医生和医务工作者,这就够了,每个人安安全全。

每次进入病区前,插管小组的成员都要相互帮助,三级防护服的基础上,用胶布缠住每一个接缝,不让皮肤有任何暴露,最近,他们多了一个新装备——体型巨大的正压呼吸头套。

现场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麻醉科主任陈向东:绝对担心,我们麻醉医生自身都知道风险很高,不止我担心,每个队员担心,每个人身后的家庭、妻子、儿女、父母都担心。

记者:你跟病人离得这么近,感受到她呼吸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麻醉科医生王丽:因为我们插管本来就是一个很紧急的情况下,没有什么觉得害怕。后来想还是会害怕,可能会让自己受到一个比较高风险的暴露,但是也会安慰自己,因为我们防护措施还是做的比较好的。

在个队伍当中,大部分的医生都是像王丽一样的年轻人,八零后,九零后居多。时间仓促,他们至今没有一张集体照,只有第一天到达住宿酒店后,部分医生的合影。

插管过程

病人醒来后或许不记得

但就是他们

最紧急的时候

为病人送上氧气

我们用镜头拍摄下了

每一位当天当班的插管医生

医生说

(总台央视记者 肖振生 任永蔚 朱慧容 周琨 )

(编辑 杨晓晗)

[ 责编:张悦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聚焦
热门推荐
图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