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受疫情影响出国留学受阻怎么办?国内借读、中外合作办学扩招 教育部多措并举

来源:安顺电视网 | 2020-09-20 02:24

原标题:受疫情影响出国留学受阻怎么办?国内借读、中外合作办学扩招 教育部多措并举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及各国(地)入境、签证、航班等政策限制,部分我国学生赴境外国家和地区留学的计划被迫改变、延迟甚至取消,不少留学生面临就学困难。9月16日,教育部官网发布系列举措,切实解决这类学生的现实困难。

教育部提供的举措包括鼓励远程教育、允许留学人员先行在国内借读、中外合作项目扩招等方式,但在具体落地上,还待进一步明确。对于今年秋季入学的留学生来说,可供选择的时间也已并不充裕。

允许留学生国内借读

鼓励网课学习是第一个举措。教育部表示,将合理引导学生在国内通过远程教育方式继续完成学业,同时及时回应解决留学人员普遍关心的学历学位认证等政策性问题,明确留学人员受疫情防控影响无法按时返校而选择通过在线方式修读部分课程,以及因此导致的其境外停留时间不符合学制要求的情况,不作为影响其学历学位认证结果的因素。

此外,确保教育公平的前提下,允许高校通过签订协议等方式,接收出国留学人员先行在国内高校借读学习。

据了解,目前该项措施正在各地推进中,但截止目前,记者并未查询到有高校表示可以借读。一家留学机构的咨询老师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有校区的一些国外大学会把第一学期放在国内上。国内高校短期交流项目不太了解。英国那边基本都是上网课,没有什么变化。”

中外合作办学扩招

中外合作办学扩招是此次教育部推出的重点举措。教育部表示,允许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以及内地(祖国大陆)与港澳台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在保证教育公平的前提下,考核招录部分符合特定条件的出国留学生,双向选择,择优录取,为学生提供国内求学机会。

据教育部国际司(港澳台办)负责人介绍,此次扩招面向已持有境外大学录取通知书、原计划于2020年秋季学期攻读境外高校本科或硕博士研究生的中国内地(大陆)籍学生。各招生院校根据相关规定和本校实际情况设置报名条件和录取标准,公开招生简章。

此次扩大合作办学招生不纳入国家统一招生计划,不占用高校原有招生指标,对高校其它各类招生不产生影响。学生完成学业后,达到学业要求的,仅颁发外方高校学位证书,并可在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获得认证。

展开全文

同时,教育部也公布了参与此次招生的机构和项目,有北京、浙江、广东等19个省市的约90个中外合作办学以及内地(祖国大陆)与港澳台地区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记者查询清单发现,包括宁波诺丁汉大学、西交利物浦大学等中外合作办学校,也有清华大学与美国苏富比艺术学院合作举办艺术管理硕士研究生等教学项目。

记者从宁波诺丁汉大学了解到,学校在9月9日曾发布通知,向已获得国外一流大学正式录取通知书的中国籍学生开通国内就读渠道。申请者需在9月20日前尽快提交相关资料。

如对于硕士阶段,申请者需已获得世界排名前100高校硕士无条件正式录取通知书,并符合英国诺丁汉大学授课型硕士课程入学标准;获得国外其他未参加全球综合性大学排名的一流专业院校(如一流设计类院校、泰晤士财经前50 欧洲商学院院校等专业院校)硕士无条件录取通知书的学生,学校将通过审核申请材料,由申请专业所在学院组织面试后择优录取。学校将按以上要求,根据学生申请时间先后顺序以及各专业可录取名额择优录取。

在宁波诺丁汉大学就读博士的小文向记者透露:“其实今年很多中外办学的学校和机构今年招生上都遇冷。比如宁诺分数线直线降了几十分。二次扩招对于学校和愿意选择的留学生来说都是双赢吧。”

实施难题待解

“这些措施是针对目前因为滞留在国内的留学生而采取的,显出了为留学生解决困难的努力,但实施起来会出现各种问题。”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汉语学院教授潘先军告诉记者,重点在于借读和交流是否能纳入国外就读学校的计划,否则没什么作用与意义,而且去哪个学校交流与借读、费用怎么办等等,都不是简单的事情;合作办学不是应急之举,能否来得及、如何操作等可能不是短时间就能达成和实现的。

“中外合作办学的计划外扩招,会给放弃海外留学的学生提供多一条选择,也是进行人性化处理。”21世纪教育研究院长熊丙奇认为,这是现行高考录取制度和高校学籍管理制度之下所能做出的符合政策的调整。而从应对疫情给学生带来的学业发展影响看,这还不够。比如对于国外大学留学的大三学生,中断海外学业想回国求学,根据目前的高考制度与高校学籍管理制度,很难获得全日制教育机会,或只能选择计划外的中外合作项目,或者选择成人高校、自考助学,显然大大局限了他们的选择。

熊丙奇认为,在疫情影响下,这一问题更为突出,国外的学生受疫情影响,可重新申请转学,但我国的留学生想转学回国内,却缺乏衔接机制。从近期看,我国有必要结合高职扩招,实行注册入学、申请入学,允许有高中毕业证或高中同等学力者直接进高职求学;同时,探索本科院校的插班生制度,让准备回国求学的学生参加插班生考试,录取进相应年级求学。从长远看,则需要探索全面的申请—审核制度,改变全日制高校单一入口,单一评价体系的问题,破除唯分数论,建立多元评价体系。这是让高等教育融入国际竞争的选择,也是提高培养质量的选择。

北京商报 记者 陶凤 王晨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聚焦
热门推荐
图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