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真假大胃王转型记:有多少吃播是硬撑+造假?

来源:安顺电视网 | 2020-09-20 03:46

原标题:真假大胃王转型记:有多少吃播是硬撑+造假?

“每天直播都觉得太痛苦了”“吃得少就没人看”“大家都好奇你到底能吃多少”……受流量驱使,大胃王们造假严重:假吃、催吐、剪辑、重拍成公开秘密。同时吃播的套路化和模式化也引发部分粉丝反感,转型成为必然。越来越多的视频主开始动起了“无实物”吃播的念头。

贝壳财经原创出品

记者 覃澈

编辑 徐超

100块油腻的红烧肉、20斤烤鱼、一整锅方便面。这曾是小海(化名)每天在镜头前需要吃下的食物。

作为主打“大胃王”的一员,小海曾一度是绝对的明星。在每天的直播里,数百万粉丝守候为他叫好打赏,庞大的流量更是为他带来平台的赏识和商家的合作。

2019年算是吃播最火爆的年份。那段时间里各个直播平台活跃着数以万计的吃播者,以浪胃仙、密子君等头部网红更是因吃播出圈,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好景不长。2020年8月12日,央视新闻援引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称全球每年有三分之一的粮食被损耗和浪费,同时批评大胃王吃播秀,误导消费,浪费严重。很快,吃播行业“假吃”、“催吐”、“伤身”等诸多乱象被陆续扒出。一时间,吃播们被卷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抖音、快手、斗鱼等平台也纷纷表示将加强美食类直播内容的审核,如果涉嫌浪费将不排除直接封号。

一夜之间,似乎所有的大胃王吃播都在抖音、快手上消失了。

“最近直播基本停了。所有吃播几乎人人自危,都在考虑如何转型。”小海很是感叹,“大胃王们已经到了为‘下一碗饭’在哪而焦虑的时刻。”

01

流量推动下多少吃播硬撑?

展开全文

浪费批评致行业按下停止键

2018年,短视频的爆红让小海渴望能从中捞金,但他深知自己并不擅长任何领域,更没有剧本设计以及拍摄团队。几经思索后,他决定涉足吃播:“这类视频不需要任何技术、剧本、团队,只要能吃就行。”

那段时间里,小海买来大量方便面、面包等食物用作直播。公寓客厅里的长桌上一头架着摄像头,另一头则是堆满食物的盆子。直播期间他不间断地往嘴里塞着东西,并卖力地向镜头吆喝着。

到了2019年,小海成为一名有着数百万粉丝的吃播,每天的生活就是在摄像头前吃着各种东西,以吸引粉丝关注并打赏。

“每天直播都觉得太痛苦了,胃就没有空闲的时候,有时候胀得想吐。”小海毫不避讳地承认自己根本不是大胃王,但为了吸引粉丝关注只能坚持下去,“吃得少就没人看了。”“吃播算是猎奇直播,大家都好奇你到底能吃多少。”同样曾在一家直播平台担任过吃播,有着近百万粉丝的林可(化名)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他每天的工作需要吃下十多斤各种食物,甚至有粉丝起哄或者打赏的话,还会临时“加餐”。

短视频及直播行业的火热催生出多个细分领域,吃播是其中热门品类之一。而“大胃王”则是吃播们吸引粉丝的最大亮点。

据百度指数显示,从2014年4月至今,“吃播”指数从最初的几近为0增长至疫情期间的8500。而据《2020抖音直播数据图谱》数据显示,平台关于美食类直播的分享次数单月环比增长283%。而据快手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已入驻快手MCN机构的美食账号数量达到1100+,更有超过100万的美食创作者活跃在快手平台。

行业的火热也催生出头部网红和成熟的商业变现。贝壳财经记者调查发现,知名吃播浪胃仙仅在抖音粉丝就近4000万人,而另一位吃播密子君单条视频的播放量通常也达到几百万次。而这些头部吃播不仅在直播时能得到粉丝打赏,还能通过测评、探店等视频获得收益。

据一位前吃播从业者此前向媒体透露,快手上300万粉丝的大胃王博主,一次完整的探店推广报价约8万元;而“浪胃仙”在推广平台的广告报价更是最高达到每条60多万元。

低门槛的入行条件、高收益的回报,让吃播领域越发火热。那段时间里,多家mcn机构开始联系吃播希望签约,各地商家们也纷纷投来合作的邀请。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林可无比感慨,“真的以为吃播的春天来了。”

然而吃播的命运很快就在2020年8月发生变化。

8月12日,央视新闻引用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显示称全球每年有1/3的粮食被损耗和浪费,同时点名大胃王吃播等现象,称其“误导消费、浪费严重”。很快,抖音、快手、斗鱼等平台作出反应,称将加强美食类直播内容的审核,如果涉嫌浪费将不排除直接封号。

“当时觉得天都塌了。”小海说,“行业里几乎人人自危,曾经特意标榜的‘大胃王’称号似乎成了累赘,生怕被点名批评。”

8月13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提示各会员企业,坚决禁止在直播中出现假吃、催吐、猎奇、宣扬量大多吃,暴饮暴食,以及其他铺张浪费的直播行为。这让吃播行业瞬间按下了停止键。

9月9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登录抖音平台发现,浪胃仙已将其此前的吃播视频删除干净,并标出“拒绝浪费、保证光盘”等宣传,密子君也转型成为旅游美食博主,而更多的中小吃播则纷纷宣布停播删除视频,另谋生路。

02

重拍、剪辑,公开的秘密

假吃、催吐,健康遭反噬

“相对其他领域,吃播更适合不懂内容制作却又希望赚快钱的新入行者。”9月7日,在浙江经营着一家mcn机构的华飞(化名)毫不讳言,“本来就是博眼球的行为,如今更是被国内主播越玩越乱。”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最早的吃播兴起于日韩。早在2009年,日本一位名为木下的女孩在大胃王比赛中凭借过人食量和可爱外表迅速成名,年收入一度高达700余万元;2014年,韩国也开始出现直播吃饭的“吃播”身影。

国外成熟的模式迅速在国内市场兴起。

2016年,一款名为“挑战木下”的视频在B站引发关注,其播放量达到近200万。该视频的拍摄者正是被称为中国初代大胃王的密子君。而视频的成功印证了吃播模式在国内市场同样行得通,很快,包括浪胃仙、阿伦在内的大批吃播开始活跃在市场当中。

华飞也曾计划签约大胃王进入这一行业,但他很快发现吃播并不好找,“真正能吃的人太少了,寻常人根本吃不了那么多东西。”

据多位吃播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在大胃王出现的早期,很多吃播都是“实打实”地吃,而当行业火爆后,不少新主播在没有大胃天赋却想迅速捞钱的情况下,只能靠弄虚作假。“假吃”已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

“在挑战大胃王进食的时候,吃播都会在台下放上一个盆子,吃一口吐一口。而摄影师则会采取剪辑的方式,将那些看似吞进肚里实则吐出的片段剪掉,最终只留下合适的镜头。”小海印象深刻,此前有次在拍摄视频时,自己曾没有听取mcn机构摄影师的指挥,将食物吞食后被对方责骂“和此前吞食动作不协调”,要求重新拍摄。

小海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一场看似一次性吃完几十个鸡腿的视频,往往拍摄时间需要20、30个小时,即使直播吃饭同样也能作假,不少主播会利用直播间隙时,通过药物或者物理方法催吐。

所谓物理方法,通常是主播在助理的帮助下将塑料管插入消化道,或者用手指伸进喉咙进行强制催吐,清空胃部以进行下一场吃播,而药物催吐,则是服用相关药品刺激胃黏膜,进而造成呕吐。

“无论哪种方法都很伤身体。”小海无奈地表示,此前他在担任吃播时,由于易过敏体质被医生叮嘱不能使用药物催吐,不得不依靠物理催吐。而长时间异物的插入让喉咙如今很敏感,稍微不适就有呕吐感。同时长时间暴饮暴食和大量吞食刺激性食物也让他患上肠胃炎。

“为了吸引流量,吃的东西要么是几十斤红烧肉,要么是几十个猪蹄。即使最终只吃了几口,但每天吃这么油腻的食品身体肯定受不了。”小海说。

事实上,不正常的饮食也反噬着吃播们的健康。多位吃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入行后通常会出现体重飙升、头晕、干呕等症状,而据媒体报道称,2020年沈阳一位年仅30岁的吃播在从事吃播行业半年后体重从200斤升至280斤,一次在准备直播时因头晕住院,抢救7天后离世。

这让小海感到后怕,几经思索后,他最终决定转型。

03

吃播套路化引发逆反心理

头部吃播成功转型美食博主

大胃王偃旗息鼓后,越来越多的视频主开始动起了“无实物”吃播的念头。

2020年9月,一位名为“朋鸟朋乌”的视频主凭借其所发布的200多个“无实物”吃播迅速走红快手。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翻阅其作品时发现,朋鸟朋乌以虚拟吃饭的方式共“品尝”了汉堡、螃蟹、雪媚娘等50多种食物。在视频里,他就不同类别的食物采取不同的“吃法”,同时网友在吃饭时可能遇到的开盖、放配料、实物掉在桌上等场景演绎得淋漓尽致。

在一个“无实物吃水果捞”的视频里,他将吃不同水果和酸奶时嘴里咀嚼吞食的动作活灵活现地表现了出来,并赢得近万个网友点赞。

但这种“吃播”能否发酵、能维持多长时间等因素仍有待观察。据媒体报道称,朋鸟朋乌尽管如今已有40多万粉丝,也开始逐渐依靠带货、广告类进行变现。但所收割的红利其实并不显著。在热搜后,其微博账号涨粉近6000,快手账号涨粉不过3000、4000。

“网友看视频的心态更多是猎奇心态。”一位mcn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无论是大胃王还是无实物吃播,都因为达到类似效果而被网友关注。此前还有人因直播睡觉也引来众多粉丝观看,但热潮很快沉寂。而如今无实物吃播同样在于猎奇,新鲜劲能维持多长,谁也说不清楚。”

“大胃王商业模式已经达到天花板了。”华飞告诉记者,吃播除了网友打赏外,带货商业价值并不高,“大胃王、吃播等标签已经根深蒂固,如果依靠自身特点去带货的话,只能选择美食类商品。”

9月10日,记者登录抖音平台搜索多位吃播主页发现,其商品橱窗大多都是零食,但销量一般,往往仅有近百单生意。

在重庆经营着一家美食店的老板则告诉记者,此前确实有mcn机构找上门寻求吃播合作,但自己发现对方以往视频内容太过单一,甚至有些油腻,下面评论同样好坏掺半。“觉得和品牌调性不搭,加上咨询过几家同行,都表示增量效果并不明显。”

事实上,大胃王为了吸引粉丝所选取食物的越发油腻,也让曾经的粉丝逐渐远离。

“以前看大胃王觉得很有意思,但后来觉得模式都差不多,而且吃的东西也越发油腻,甚至还有些恶心。”9月9日,曾经沉迷于观看大胃王直播的90后罗丹(化名)告诉记者,她已想不起上一次看大胃王直播是什么时候,“现在有时候无意中翻到大胃王的视频都直接跳过。”

粉丝关注度度下滑和流失速度超乎了林可的想象。“以前每条吃播视频都能达到50万播放量,增加几百到上千到粉丝,一场直播下来也能多上近万粉丝,现在一条视频也就几千播放量,粉丝可能涨不到100人。”

商业模式的局限、粉丝的逐渐远离以及政策的规定,让越来越多吃播不得不面临改行的考虑。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头部网红密子君如今已转型成为美食旅游博主,其主打旅游+Vlog的系列节目《密食天下》播放量已经接近3亿次。而大胃王浪胃仙的视频也多了更多内容,甚至多了读书的内容。

9月8日,小海将摄像头夹在厨房一角,旁边堆砌着各式蔬菜,他正准备在为即将开始的美食视频做着准备。“现在正在摸索着转型,从曾经的大胃王吃播转向美食主播。”小海说。

“美食产业链确实是吃播转型、变现的最好途径。但这仅限于头部玩家。”华飞告诉记者,“头部玩家粉丝基础大,转型比较容易,但对于中小主播而言,转型意味着抛弃以前所有积累,从头开始。”华飞告诉记者,他旗下的三位吃播如今都开始向美食博主转型,尽管初期效果并不明显。但如今mcn机构正在筹备文案、镜头等工作,“到时候争取以日常故事来体现美食文化吧。”

“毕竟很多粉丝都是冲着你大胃王标签来的,很少有人有耐心地看完你做菜的过程。另外美食博主也有的固定粉丝群,并不少那么容易抢夺粉丝。”林可如今正尝试着转型,在停止吃播直播后,粉丝数量的大幅度下滑,让他收入也比以前少了2/3。更多没有内容制作能力的大胃王们开始转型做起“喝播”来。每天开始在摄像头前喝下揉杂着辣椒、冰激凌、水果的饮料,以期望猎奇的网友能继续叫好打赏。“尽管知道同样可能被平台警告,但只要能吸粉那就做吧,至少没有浪费粮食。”一位转型喝播的主播无奈地告诉记者。

如今的林可正计划邀上几个朋友,重新从短视频内容出发,他准备从朋友同居等方式呈现友谊、日常生活等“情感故事类视频”,“相信只要内容好,还是会有人看的。或许到时候还能接到更多领域的商业带货合作。”

尽管对未来充满迷茫和担忧,但让他唯一欣慰的是,每天不用在强行塞下各种食物,“身体气色比之前好了不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聚焦
热门推荐
图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