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王志文:当年靠什么迷倒全国女人?

来源:安顺电视网 | 2020-10-30 12:31

原标题:王志文:当年靠什么迷倒全国女人?

原创 小左 视觉志

文中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 | 小左

如果说有什么人能让我和我妈两代人达成审美上的统一,那一定是:王志文。

不久前看到王志文新戏杀青的照片。

照片中的他肤色更深了,年纪也大了,甚至发量也不乐观,但是依旧潇洒有魅力。

他如今出演的作品越来越少,很多人或许已经遗忘了他的魅力。

然而从他的全盛时期看过来的观众们,心里永远对他有不褪色的滤镜。

为什么这个貌不惊人的男人能成为男神?

看完你就会知道。

「01」

王志文要去考电影学院的时候,家里人都不太同意。

当时他们家里是很拮据的。

王志文十三岁时,父亲在上班途中因车祸去世。

后来母亲独自抚养三个孩子,家里的每一笔支出都需要精打细算。

王志文把自己要去考电影学院的想法跟家里人说时,他的大哥明确表示了反对:

“咱们家也没有背景,你也长得不像干这个的,而且你去考又要花一笔钱……”

那笔钱,是他母亲半年的工资。

展开全文

幸好,二哥和母亲的支持,让王志文还是去参加了考试。

没想到,高考文化课考试前,王志文又出了事。

遇上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车祸,医生说:静养两个月。

于是考试那天,高考考场上出现了一个躺着进去的学生,那是高考首例,那个人就是王志文。

跌破众人眼镜,王志文就这样一波三折地进入了北京电影学院。

只不过,并不出众的长相,让王志文在一众帅哥当中有些自卑。

「02」

一次排练课,王志文说了自己对于编排的一些想法。

同学看了他一眼,继续说自己的话,甚至没有回应他。

那时候王志文年纪最小,人又瘦,长得也不起眼,因为不被重视,本就内向的他越来越不爱说话。

老师找他谈话,直截了当对他说:

“我们招你进来,不是觉得你真的可以做个演员。是因为你文化课不错,字写得好,我们想让你当老师……”

一众同学里,别人被当做演员培养,而王志文被当做老师培养?

王志文心里不太舒服:我是想成为演员才考电影学院的。

虽然王志文并没有放弃当演员,但是打击却不小。

后来一次,他获得了一个机会去参演一部作品。

导演亲自挑中了他。

没想到拍了几天,初出茅庐的王志文没有达到导演的心理预期。

导演很直接:“我选错人了,你根本当不了演员。”

这句话,王志文记了很久。

后来十几年后,他还在《艺术人生》上旧事重提,可见这一句话对当时年轻的王志文影响有多深远。

可是那一年,不被看好的王志文,从未放弃成为一个优秀演员的梦想。

当身边的人不停否定他时,他也始终相信。

「03」

不过毕业后,他还是被分配去中央戏剧学院当了一名老师。

这当然是一份很不错的工作,但是王志文的演员梦却难以实现。

没事他就去各个剧组跑跑龙套,打打酱油。

当他准备好了,机会也就来了。

1993年,王朔的几本小说杂糅成的《过把瘾》对王志文抛出了橄榄枝。

当时王志文饰演的方言,是个潇洒,有点吊儿郎当的文青。

上海人王志文演北京青年,台词丝毫听不到一丁点上海味,反而是地地道道的普通话。

让人以为:王志文就是那个叫方言的男人。

当年夹克,背头的王志文和江珊算得上世纪CP。

当做了7集的浪子方言,终于对女主角杜梅说出“如果我说我爱你,你相信吗”,坐在电视机前的无数男女流下了热泪。

后续王志文推出歌曲,也卖出了当时的销量之最。

王志文,红了。

「04」

但对红这件事,王志文坦言:有点烦。

他对红这件事并不热衷,对于接受采访的要求也很高。

以至于,很多人对王志文的评价是“冷”。

就连合作的江珊也说,王志文这个人就是说话直,有时候不会给人台阶下。

用现在的话来说:王志文并不是一个高情商的人。

但是王志文却并不觉得自己是“冷”的。

“只是在那些似是而非的场合,可能你们看不到我。大家对我的感觉若即若离的。”

王志文的热情不在此处,那在哪里呢?

工作,演戏。

比起被一时追捧,他更享受用作品说话。

这大概也是他越演越精的原因。

90后对他的最初印象,大多来自一部禁毒大戏《黑冰》。

王志文饰演的是其中的反派,大毒枭郭小鹏。

戏中,表面上郭小鹏是归国化学博士兼大企业家,有风度,有品位,闲暇时读《百年孤独》。

背地里,则是一名大毒枭。冷漠无情,心狠手辣。

但冷漠中的一丝情谊,给了来他这里卧底的女警察。

这是一个复杂的角色,也是一个注定走向悲剧的反派。

王志文让这个角色充满魅力,至今被人津津乐道。

这位网友说的,正是这段12分钟的台词名场面。

其实,王志文的演艺生涯中,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名场面。

《天道》中的丁元英,时常有大段文绉绉的台词。

有人这样评论:这些台词唯有从王志文口中说出,才不违和。

王志文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让人放弃单纯的欣赏颜值,甚至欣赏剧情,去欣赏他演出的人物。

「这种人在现实中是可以让人扒着井沿往外看一眼的人。」

「05」

而这些,都源自于王志文对自己的要求。

近几年,王志文接戏越来越少,被问及原因时,他说是能演的越来越少。

他曾经说过,看不得一个剧组,这里将就一点,那里将就一点,最后这个戏的底线就越来越低。

王志文演戏的时候,从来不含糊。

拍电影《荆轲刺秦王》时,他在无任何防护措施下,在一条宽30厘米、离地14米的结冰木板上,对了一天的戏。

戏中,很多被打的戏份不用真打,但王志文说:“但我通常要求别人真打我。”

电影学院教的,戏比天大,他一直记着。

和演戏无关的,他基本都不会出现。

“钱,我喜欢,我跟它没仇。拍广告挺诱人,挣钱快,但这钱我挣得不舒服,我觉得是在买卖,而且卖的就是这张脸,我觉得挺没劲的。”

有人劝他,要多懂变通。

但王志文并不认为,不变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就像导演黄建新评价他:“他不喜寒暄、说场面话,他眼里有是非,须有深度沟通才能与他成为朋友。一旦成为朋友,他是轻松的、有趣的、重情的。”

不虚假,不逢迎。“外部世界都可以变,但我这儿不能变。”

王志文,不愧是王志文。

原标题:《王志文:当年靠什么迷倒全国女人?》

阅读原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聚焦
热门推荐
图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