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安顺 > 安顺特色 > 正文
大隐书局创始人刘军:为守望者暖茶,为夜行人燃灯
来源:安顺TV网  作者:安顺TV网  日期:2019-04-16  点击率:   

大隐书局、大隐精舍创始人刘军(由大隐书局供图)

在上海市繁华的淮海中路和武康路交界处,有一座百年历史建筑武康大楼。大隐书局第一家门店就选在它的底楼,恰好与宋庆龄故居隔街相望,极繁华地,极简静所。

大隐书局武康路店门口是公交车站台,路面狭窄,刘军把店面退后10平方,让候车的市民有遮风避雨的空间。随后他又放了一张长凳,让候车的市民休憩。很多市民进店看书、拍照、打卡,渐渐地这里就成了“网红书店”。

大隐书局、大隐精舍创始人刘军接受人民网专访,分享实体书店在网络售书大行其道的今天如何破局和定位?如何实现服务读者的功能?实体书店的出路和未来发展会怎样?

大隐书局武康大楼店(由大隐书局供图)

记者:过去几年,随着移动终端、电子阅读的兴起,实体书店日益式微。2016年大隐书局选择在繁华的淮海中路开设首家门店,您当初为什么选择在行业不景气的时候,毅然加入其中?

刘军:实体书店的式微,不代表实体书店没有发展空间,更不预示实体书店会走向消亡。实体书店的总量现在似乎在增加,但是盈利能力差的大背景,并没有改变,有点外热内冷的意味。实事求是地说,实体书店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而且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我小时候曾经在公社广场上摆过小人书摊,深知阅读对于社会重构、精神重建不可或缺的正面价值。之所以在实体书店乍暖还寒的时候进入,一方面,源于人到中年的危机和坚持,说是危机其实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和时间赛跑,如何让自己的人生更有价值,成了每天对自己的发问。另一方面,在于自己有点漠视或者忽略了对实体书店经营困境的深刻洞察,有点无知者无畏,时间愈久体味愈深。

大隐书局武康大楼店(由大隐书局供图)

记者:大隐书局武康大楼店成为“网红书店”,您怎么看待“网红”现象?

刘军:我们没有想到大隐书局会成为“网红书店”。其实,我不大喜欢“网红书店”的称谓,“网红”就好比是好看的皮囊,而内涵才是有趣的灵魂。美丽的容颜终会衰老,读者的审美也会疲劳。书店不该是绚烂的昙花,而应是长青的松柏。

我觉得,始终坚持审美视野、专业眼光、前瞻意识、独到慧眼的图书选品,对读者体验、业态融合、商业布局保有深刻的洞见、有力的行动、前卫的观念,这才是我们这些书店业者需要做的内涵创新。

大隐湖畔书局

记者:3年时间武康大楼店这家300平米的小书店从1家店发展到9家店,从一棵树延展为一片小森林,您之前是否想过大隐书局会以这样的规模迅速发展崛起?它深耕之道的精髓是什么?

刘军:小森林这个描述非常好。要成为森林,当然是树比较多了,就有更多的绿叶,更多的氧气。伙伴的努力,理性的判断,坚守的情怀,市场的选择等等,支撑、支持了大隐书局的发展。大隐书局“把文化做暖,把商业做软,把心灵做远”,用隐世的情怀做入世的事业。大隐书局已经从阅读空间转型到文化空间,涵纳图书分享、艺术导赏、文艺演出、文化体验多种形态的公共文化服务内容。

三年来,大隐书局攒了四个宝:一是出版机构的合作(图书优势);二是文化名人的加持(内容优势);三是社会各界的口碑(品牌优势);四是年青优秀的团队(管理优势)。这就是我们赖以发展的资粮。

另外,我们实行“千店千面,一店一策”的经营策略。比如,思源书廊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内,我们做好党建党史主题,精选红色文创产品。大隐湖畔书局在距离上海市中心的临港地区,常驻居民少,缺少公益性图书馆,我们首创了“共享图书”业务,让读者把图书借回家看。

大隐精舍(由大隐书局供图)

记者:精舍,曾是古人讲学的场所,现在成为都市人修身养性的地方。“大隐精舍”不仅仅是图书阅读空间,更像一个人文美学空间,被称为“是一个会呼吸的、会唱歌的、会跳舞的、会交流的书店”。你如何评论这家书店的特色?

猜您喜欢:
上一篇:江南海盗基地@恭王府第九届海棠雅集在南开大学迦陵学舍举行
下一篇:来来回回锄七你@新文创赋能老字号(讲述·老字号新生态)
安顺TV网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6004173号-1 联系电话:0853-3655071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IE8请在"工具"选项采用"兼容性视图")
技术支持:贵州人民币信息工程有限公司